国企老总聪明反被聪明误“钱生钱”的生意用的是国有资金

   日期:2019-11-06 19:04:17     浏览:1212    
 

检察官宣读了起诉书。

这是冯斌给大多数人留下的印象,他是江苏苏州一家电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前总经理。作为一名商人,冯斌极其聪明,总能敏锐地抓住致富的商机。作为一家国有企业的老板,石冯斌的底线已经完全丧失。一次又一次地赚钱只是他利用权力来致富的一个诡计。最后,聪明被聪明所抵消。在挪用公款224多万元和挪用公款1.16亿元后,冯斌被送上了被告席。

近日,石冯斌被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起诉后,在苏州市吴江区法院就贪污挪用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冯斌因犯有贪污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他依靠手中的力量,从价格波动中吸取肥肉。

吴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团公司”)是一家专营合成纤维的国有独资公司。苏州电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易中心”)是由集团公司出资成立的有限公司。2013年2月,集团公司任命石冯斌为交易中心总经理。

2015年初,交易中心开始大量购买纺织原料乙二醇。乙二醇市场活跃且流动性高,现货价格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在短期内往往会大幅波动。石冯斌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敏锐地发现了乙二醇交易的特点,并通过研究掌握了价格波动的一些规律。

为什么不成立一家公司,在乙二醇价格高的时候把它卖给交易中心,然后在价格下跌的时候低价购买呢?施冯斌想出了一个利用价格波动和时差来巧妙地抛高吸低的赚钱方法。

交易中心的员工袁东熙是冯斌的同学。他努力工作,深受冯斌的赞赏。施冯斌还将他从推销员提升为业务经理。考虑到他是交易中心的老板,不能直接出面,2015年初的一天,石冯斌和袁东熙提出了找人注册成立化纤公司的想法。袁东熙明白了,服从了。经过一番讨论,袁东熙终于以妻子赵某的名义注册了苏州余姚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余姚公司”)。

余亚公司成立以来,乙二醇的市场价格一直徘徊在每吨6000元的低位。石冯斌觉得价格太低,决定留在原地。两个月后,乙二醇的价格开始上涨。2015年5月,乙二醇的市场价格升至高位。石冯斌觉得是时候开始了。

根据一般交易规则,乙二醇现货交易在同一天交货,货款在同一天结算。一般来说,如果卖方在买方付款后延迟交货,买方将与卖方讨论延迟交货的天数。如果乙二醇的价格在延迟交货期间下降,卖方不仅应根据原合同总价进行交易,还应补偿因延迟交货给买方造成的差额。

2015年5月19日,石冯斌指示袁东熙以余姚公司的名义与交易中心签订销售合同,该合同经他本人批准。他同意交易中心以每吨7450元的价格从余姚公司购买3150吨乙二醇,合同将于当天交付。

起初,不确定的袁东熙也问石冯斌是否应该立即购买乙二醇来履行合同。石冯斌表示,价格一直在波动,拭目以待。“首长”说着,袁东熙自然也跟着来了。为了以“形式”履行合同,同一天,袁东熙将合同交给集团公司负责人周某,并表示自己已经完成了乙二醇交易。货物在交易中储存在第三方的仓库中,必须提前支付。周某照办了。

通过这种方式,余亚公司当天从交易中心收到了2300多万元人民币,但没有履行其供货义务。事实上,石冯斌根本不打算履行交货义务。他的目标是等待乙二醇价格下跌,以低价购买商品,从而公开赚取差价。至于违约责任,石冯斌自然不会承担。

十几天后,乙二醇降到了每吨7000元左右,石斌峰命令袁东熙重新起草合同。袁东熙按照他的要求重新起草了合同,以每吨6990元的价格购买了3000吨,以每吨7450元的价格购买了335吨,从而使合同总价保持不变,消除了财务人员的疑虑。袁东熙将重新起草的合同交给集团公司财务部后,表示供应商推迟了履约,双方根据市场价格重新签订了合同,财务部没有多问问题。

直到2015年7月,石冯斌觉得乙二醇的价格几乎已经下跌,所以他要求袁东熙购买乙二醇,并把它送到交易中心。这样,仅在两个月内,余亚公司就通过高卖低买轻松从交易中心赚取了224万元以上的差价。

毕竟,整件事是在袁东熙跑来跑去之后,石冯斌在拿到巨款后并没有忘记奖励他。2016年初,石冯斌要求袁东熙从余姚公司账户中提取10万元,当场给了5万元。2017年1月,石冯斌再次要求袁东熙拿走2万元。这样,石冯斌一共付给了袁东熙7万元。

2.“钱生钱”业务他用国有资金做得很好

冯斌所在的苏州市吴江区民营经济发达,民营企业总数超过6.6万家,居江苏省各县区之首。几年前,私营企业融资困难,向银行借款门槛很高。精明能干的冯斌嗅到了资本借贷业务的无限商机。所以从2014年开始,石宾峰开始启动“钱生钱”业务。

事实上,石冯斌的资本业务是无利可图的,因为他身后是贸易中心的“大树”。通过他借入的大部分资金是由交易中心“免费提供”的,但当借给私营企业时,利息非常高。然而,由于手续简单、门槛低,许多急需资金周转的民营企业家仍然愿意向他求助。石冯斌的资本业务一度繁荣。

2014年3月,吴江一家纺织厂的老板刘谋以商定的每天1500元的利率向石冯斌借了160万元。石冯斌利用虚假质押交易的方式,违规将交易中心存放的160万元客户存款转入其控制的银行账户,然后贷给刘谋。同年4月初,刘向冯斌归还了160万元本金和2万多元利息。石冯斌将把160万元本金返还给交易中心,口袋里还有2万多元利息。

在10多天的时间里,石冯斌轻松赚了2万多元。他第一次尝到了“钱生钱”的好处,欣喜若狂。他进一步坚定了通过这种方法致富的决心。

从2014年4月底开始的三个月里,石冯斌先后收到了数笔大额订单,总额在2000万至3000万元之间。这次,石冯斌专门伪造了二甘醇的货物储存证明。他以实际控制的苏州西木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木公司”)的名义,向交易中心申请质押贷款,并向交易中心划转3000万元公款,用于借入资金和购买汇票。

2014年11月,西木公司的3000万元贷款即将到期。石冯斌重复了同样的伎俩,并伪造了另一份乙二醇货物储存证明。他以苏州马恒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恒公司”)的名义,从交易中心获得了2450万元的融资贷款,连同从其他渠道筹集的资金共3000万元,转入西木公司账户,用于偿还以前的贷款。

2015年9月,当地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周某向冯斌介绍了一款名为“投融资”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石冯斌很感兴趣。后来,他以交易中心的名义,利用虚构的债权债务关系,向自己实际控制下的马恒公司和余姚公司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他通过质押担保的方式,通过我行投融资平台将上述票据打包成“投融资”金融产品,然后指示单位财务人员购买“投融资”金融产品。

这样,根据冯斌的要求,交易中心的财务人员先后向某银行平台转移了5858万元以上的资金。扣除一定费用后,我行将其转到石冯斌控制的马恒公司和余亚公司。石冯斌将上述资金用于股票投机、购买金融产品、支付余亚公司土地拍卖资金、偿还到期贷款等。

2017年6月,施冯斌以苏州赛友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友公司)名义购买其实际控制的“投融资”理财产品的贷款到期。此后,石冯斌起草了产品购销合同和交货确认书,并再次从交易中心取走1000万元人民币。2017年8月,石冯斌再次使用同样的方法,以赛友公司的名义从交易中心转账2500万元。

3.围绕被告人的身份和腐败犯罪的构成,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事件发生后,余亚公司上缴3156万元(返还交易中心),袁东熙从赃款中提取7万元。在案件调查过程中,办案机关查封了余姚公司账户562万元。

在审判过程中,控辩双方就被告的主体身份和腐败犯罪构成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至于石冯斌辩护人关于石冯斌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集团公司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交易中心是一家由集团公司出资的有限公司,石冯斌作为交易中心总经理的职位由集团公司任命,属于国有公司任命的在国有控股公司从事公共服务的人员。因此,冯斌应该被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符合腐败犯罪的主要身份条件。

关于石冯斌、袁东熙及其辩护人认为两人不构成腐败犯罪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石冯斌利用其作为交易中心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的职务,在乙二醇价格下跌后故意发货谋取利益。结合石冯斌的声明,他让袁东熙以妻子赵某的名义成立余姚公司,目的是利用他作为交易中心总经理的职位来控制交货时间,从而赚取差价。上述犯罪行为和犯罪目的均符合贪污罪的构成,可以认定被告人冯斌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被告袁东熙在签订合同时并不知道冯斌的真实目的。然而,作为交易中心乙二醇采购业务的客户服务经理,袁东熙知道履行合同的正常程序,对冯斌延迟履行合同有充分的了解,从而赚取差价。但是,袁东熙没有履行客服经理的职责,没有向上级汇报情况,并帮助冯斌修改了合同。当价格降到每吨6000元以上时,他购买乙二醇并交付,分配到70000元。因此,他的行为也构成了贪污罪。

同时,法院认定,冯斌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挪用公款1.16亿元以上用于个人用途,从事营利性活动。情节严重,他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2019年5月23日,苏州市吴江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冯斌犯有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的,处八年有期徒刑;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40万元罚款。被告袁东熙被判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随机推荐

推荐新闻
今日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