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开审:打车被临时加价6元,一律师诉滴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日期:2019-10-31 16:44:10     浏览:1830    
 

在暴风雨天气和高峰时段,滴滴经常通过临时加价来调整供需。这个数额合理吗?有些人提出了疑问。

2018年5月,黄文德律师在郑州使用滴滴打车,使用优惠券后支付16.39元。他发现原票价18.63元包括起步费7元、里程费3.63元、低速行驶费2元和临时加价费6元。黄文德认为滴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收取临时加价,于是将滴滴告上法庭。

由于对原判决不满,温璜不得不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要求滴滴返还6元的临时加价并赔偿相应损失。2019年9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枝术法院第一庭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黄moumoumou诉滴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

本案中,双方就郑州的领土范围达成一致,但对邮轮出租车是否属于本案相关市场持有不同意见。

上诉人黄文德认为,邮轮出租车不属于本案的相关市场范围。首先,不同的法律法规和法律许可适用于邮轮出租车和网络出租车。其次,这两种车在方便性、安全性和市场需求上是不同的。与邮轮出租车相比,客户对在线出租车服务的需求更加明确,服务的起点也确定了。此外,网络公交车预订的安全性相对较高,用户可以在上车前查看司机的分数,或者在上车后拉黑人司机。此外,对网络上的汽车进行在线支付和现场支付,但大多数巡航汽车是离线和现场支付的。

被上诉人滴滴公司(Didi Company)认为,巡航车和网游车形成了密切的替代关系,应该纳入相关市场范围。从需求替代的角度来看,除了滴滴之外,上诉人还可以通过促销的方式叫一辆巡航出租车。网络车和巡航车属于同一个行业类别,具有相同的性质和功能。它们都为广大乘客提供方便和个性化的服务。过去,邮轮出租车和网络出租车最大的区别是聚集乘客的方式不同,但现在两者之间的区别正在逐渐变小和融合。

根据上诉人提交的滴滴官方网站截图中的证据,滴滴声称该公司占据了在线租车99%的市场份额。在审判过程中,双方对证据进行了交叉质证。

上诉人认为,根据官方网站截图,滴滴属于《反垄断法》中“一家运营商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一半”的情况,因此滴滴可以被推定为具有主导市场地位。此外,上诉人提到,在滴滴以往及其他案件中,受理案件的法院确认了这一证据的真实性,因此滴滴在郑州乃至全国的主导地位毋庸置疑。

滴滴公司认可官方网站截图的真实性,但不同意截图内容的证明力。滴滴认为,证据中的“99%的市场份额”来自第三方公司2015年的数据。然而,在线出租车服务的服务形式和统计标准在2018年发生了变化。2015年的数据无法解释2018年在线出租车服务市场的实际情况,也不能推定滴滴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

滴滴还表示,目前郑州有46家出租车公司、18家在线租车公司、高盛(Goldman Sachs)和美团(Meituan)等互联网公司以及提供出租车服务的上游汽车制造商,滴滴在当地面临激烈竞争。此外,出租车旅游市场一直是一个动态的竞争,滴滴公司一直受到强大的竞争约束,由于进入门槛低,在市场上没有主导地位。

上诉人声称,在滴滴运营成本不增加的情况下,同一路段、同一时间点的同一运营商的定价方法应当一致。根据上诉人最近的实际测算,本案中在同一时间同一路段使用滴滴出租车的成本低于出租车价格,这进一步证明了临时加价的不合理性。滴滴的临时提价是利用市场支配地位设定垄断价格(不合理价格)的行为。此外,他指出,滴滴的临时提价没有经过谈判,迫使消费者变相接受,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价格法》的相关规定。

滴滴认为垄断价格是指经营者对超额利润的不公平获取,这损害了市场竞争。然而,滴滴的临时加价是为了调节供求关系,在经济上是合理的,并不构成高价格垄断,也符合当地政府关于网上购车的相关规定。临时加价支付给司机,滴滴无意获得垄断利润。相反,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证明滴滴的价格正在变化,滴滴并未保持对高价的垄断。

滴滴还认为,行政法规和反垄断法保护不同的合法利益,违反其他行政法规和反垄断法之间没有联系。上诉人认为滴滴违反其他行政法规的,应当从相关法规而不是反垄断法中寻求救济。

审判结束时,法官要求双方进行调解,但滴滴公司明确拒绝。

由于案件双方仍需向法院提交证据询问意见,并根据法院的提问补充其他材料,案件尚未审结,杜南记者将继续关注案件的发展。

 
 
随机推荐

推荐新闻
今日新闻
新闻排行